河北11选5网络平台

【人物】源碼投資曹毅:創投下半場的機會、挑戰和矛盾

好買說:創投行業的下半場正在展開,投資行業真正最核心的主要矛盾是什么?曹毅認為,盲目地去堅持獨立的獨角獸狀態,可能不是正確和理智的思維,我想這是下半場對于投資人、對于創業者都是非?,F實的每天要去思考的現實矛盾。

根據源碼投資曹毅在由投中網、投中信息主辦,投中資本協辦的“第13屆中國投資年會·年度峰會”的演講整理:

我是頭一次走過這么絢麗的舞臺,投中讓我講投資生涯的新周期,這個命題也想了很久,因為也正好從事投資到現在15年時間也有一些感覺,確實這個行業在發生一些變化。

今天時間有限,我想簡單講三個觀察,在投資行業,尤其在下半場都在發生,真正最核心的主要矛盾是什么。

我個人過去15年都在互聯網領域,從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,過去15年上半年是有各種各樣的“互聯網+”的紅利,我們的老朋友王興講接下來互聯網進入下半場,紅利在消失。

我是同意這樣的提法,但每個人不一樣。我個人感覺互聯網下半場它其實也在引發我們創投行業的下半場,這個下半場會有很多的機遇,也會有很多的挑戰,挑戰如何而來?

我想也是因為互聯網進入下半場,比如說我對互聯網進入下半場有個人幾個簡單直觀的觀察,比如說從質量經濟到存量經濟,不代表無增量,而是增量越來越小,越來越多的是關注存量,怎樣在存量的優化上做文章。

過去的是在激活增量,現在是優化存量的事情,也不是說To  C無機會了,但是To  B的機會可能越來越占據主流,To  C的機會在收斂中形成創新,還有從模式到組織,就是創始人關注的可能不僅僅是商業模式、市場。

以前是關注需求、模式、競爭、融資,現在也是越來越多地關注,除了這些以外,還要關注對內組織的發展。

這些帶來了創投者的變化,第一個是探路者和直升機,過去探路者更多的角色是在熱帶雨林,找雨后春筍和幼年期的獨角獸,是比較自上而下的,因為這個變化很大,很多元,所以自上而下是很好的做法,因為新大陸開拓的時候,到處都是機會。

但是尋找機會的時候,你既然要求做探路者,也要坐上直升機看大陸上有哪些機會,機會與機會之間,地理與地理之間,它的濃度和大小、好壞是不一樣的,這是兩個能力的一個矛盾,也可以說是一個平衡。

第二個是對事情的認知越來越成為基礎,剛才講,創業者對組織的認知能力越來越高,因為組織能力是下半場的核心能力。而對于投資人來說,對組織能力的考核能力,也是成為越來越重要的一個能力。

以前更多的是在事情,事和人,但是上半場大家關注事情更多,到下半場的時候,事情與人的關系也要更平衡,這是一對以時間分配以及能力模型成長的一對。

第三個是短平快和扎馬步的機會。過去是短平快的機會,這影響到很多投資者機會的影響,覺得就應該是三年50倍、100倍的成長,縱深淺,然后能夠形成這樣的一些投資機會,而不代表這類投資機會沒有。

更重要投資人的心態發生變化,對于IRR的理解,對于自己能力的投入,對于外部機會的識別,可能有更多的扎馬步的心態。不僅僅是抓住好的事情,去追求快。有時候你追求慢,是難的事情。

跟投做投資和做基金投資的人有一些矛盾,左邊是上半場的常態,右邊下半場,你要把左邊的能力和右邊的能力形成一個平衡和對立的統一,它不代表左邊的能力就是完全不好的,它是一個平衡的概念。

站在創投機構(的角度),作為一個機構來說,下半場有什么樣的挑戰,它有什么樣的矛盾?也是很形象地方便大家理解,就是淺海釣魚和深海捕撈的關系。

過去投資機構一招鮮吃遍天,我覆蓋非常好,我是網紅可以吸引很大的流量,很多BP過來,或者是和投資機構大家都是好朋友,大家有機會都會拉我一起做跟投,有的是研究做得很好,有的退出做得很好,很清楚監管、交易所的想法,去做一些Pre—IPO的機會。

那現在一招鮮的打法越來越受限,需要建立更多的能力,我自己講十項全能,一項一項能力不能太差,把這些短板通過組織的方式建得更加完備??赡軅€體來說,你很難都很強,你既要搞募資,做覆蓋又要做研究,但是對于一個機構來說,是能夠形成整體的十項全能,能力更全面和均衡。

就像深海捕撈,你是建立了一個船隊,而非個體。幾十個人,有一個大的船,有水手、有舵手、有大副,也有撒網的人等,去形成一個團隊的協作。

還有一個矛盾是一城一池跟全局的平衡。什么意思呢?投資團隊很有魅力的是,可能單個投資可以創造你整個利潤的一半還多,那有時候單個投資一招鮮或者是淺海釣魚也是能夠做得到的,好像不一定機構化也能有這樣大的一城一池的收獲,這對于機構來說是大的挑戰,不僅僅是機構的合伙人,還是對于他的同事。

我們去做機構化,反倒人家沒做機構化,還是在做特種部隊,好像它也能抓住超級大的回報,這比你完整覆蓋的全局優化的,至少短期看起來回報是好的,這對于機構來說你有沒有這樣的定義,還是堅定地去推動機構化,堅定地從一招鮮到十項全能的進化,因為這個進化你需要  付出很多的努力,需要有長期的投入才會有回報,這是一個矛盾。

最好能夠做到平衡,你既能做機構化,做全面能力,同時你還能抓住一些很大機會的一城一池,所以這也是對于機構來,下半場的挑戰。

第三個挑戰和矛盾就是,原來是在更多地做價值發現的事情,因為有很多掛得很低的蘋果供不應求,投資人做價值發現就可以得到很好的回報,而接下來,包括我們自己也做了更多的投后事情,投資的同時,一定要去做投后,去發現創業者,去發現模式的同時也要做投后,而這里面的資源怎樣做平衡,每個人的時間怎樣去做平衡?

因為必然你在投后時間花得多,你投前時間就受影響,而怎樣做時間分配、資源分配,組織不同的角色之間形成合作,這也是非常主要的矛盾。

第三個是既面向投資機構,也面向創業者的矛盾。就是獨角獸和恐龍的矛盾,投資機構投了多少家獨角獸?十家、二十家、三十家。

好像獨角獸就像成績單的證明書一樣的,你拿多少書,10億美金就成了安全的線,好像我這家公司到了10 億,我就畢業了就死不掉了,就一路順風了。

但是到了下半場,獨角獸,完全是沒有到安全的時候,不管是創業者還是投資人來說,十億美金,僅僅只是中場的一個儀式,它還永遠沒到一個安全領地的時候,恐龍就是做百億美金。

Google有一個提法“忘掉獨角獸,不要被獨角獸這樣的幻覺迷惑,而是將精力放在那些超級獨角獸,所謂的恐龍上面,那你的時間可以得到更好的使用。”

然后你的募、投、管、退策略會更準確。我想這里面對于投資人來說,可能不僅僅是短期的短平快可以做到獨角獸,那你覺得這個事情跟我無關了,可能非常關注的是獨角獸到恐龍這個階段,投資人可以做什么,成為它長期的伙伴,幫助創業者去思考,它是一個獨立的持續發展,還是說有時候可能聯合或者是加入一些大的生態,可能是更好的選擇。

盲目地去堅持獨立的獨角獸狀態,可能不是正確和理智的思維,我想這是下半場對于投資人、對于創業者都是非?,F實的每天要去思考的現實矛盾。

時間關系,今天就分享這三個我看到的主要矛盾。其實這些矛盾還都是非常多的,但是矛盾可能不是大家想象中的問題,其實有矛盾,你將矛盾定義出來其實是機會,如果你能在矛盾的左邊跟矛盾的右邊,能夠在中間不斷地調整你的位置,調整你的策略,在走廊的中間根據自身的變化,根據外部環境的變化,去找到最好的位置,我想你就有機會成為在下半場的語境下,最有優勢的投資機構。

這樣的投資機構我想是需要有更多的戰略定力,能夠去面對矛盾,然后在矛盾中找平衡,需要有更多的耐心,然后也需要有更多的技術賦能,有更多技術的方式幫助到投資機構,需要更多的去擁抱這樣的變化。

我想這是非常有意思的時間節點,因為這一時間節點,我們不僅僅是在投資這些超級獨角獸,在助力這些創業英雄們,同時我們也是在書寫投資行業自己一個新的生態,在定義下半場中國的投資行業是什么樣的畫像和未來,這是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時間,我們共同去看待、去面對這樣的機遇和挑戰。

免責聲明:本文轉載自創投智匯,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內容僅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。

風險提示:投資有風險。相關數據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投資人請詳閱基金合同和基金招募說明書,確認您自覺履行投資人的各項義務,并自行承擔投資風險。

版權所有 好買Copyright © howbuy.com, inc 2014. All rights reserved. [滬ICP備08003295號]

關于好買私募 | 聯系我們 | 誠聘英才 | 使用條款 | 隱私條款 | 風險提示